樂器介紹 音樂教室 比賽‧檢定 東和廚飾 關於我們 服務諮詢 聯絡我們 回首頁 blank
音樂宴饗
 
音樂交流道
您曾經學過音樂,與她有過一段美麗的邂逅嗎?你是音樂家?演奏家?音樂老師?音樂是你的最愛嗎?還是音樂是你的天字第一號敵人?從小音樂老師找你碴?音樂老師虐待你?或者你有滿腹關於音樂或學習樂器的問題,卻苦無對象可以詢問呢?現在,歡迎您上我們的音樂交流道,美好的和大家分享,委曲的,我們幫你平反,上交流道,來一趟豐富的音樂之旅吧!

你也可以學鋼琴 黃琪雯

每次初識新朋友自我介紹時,總有人用欣羨的語氣說:「好好喔!自已會彈鋼琴,生活一定很有情趣!」接下來也不知是真心,還是客套,總會補上一句:「我現在學還來得及嗎?」在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前,他們又會自已回答:「大概不行嘍!手指頭都僵硬了。」當然嘍!如果自已都覺得不行,是一定不行的,但我給的答案是:「絕對來得及。」是真的喔!不是為了騙錢。

大二開始在音樂教室教學生,招生由教室負責,若有新學生,只要彼此時間配合,教室便會把名單和上課時間列出來給老師。我很喜歡在上課前藉由名字想像學生的個性及父母對孩子的期許,遇到吻合的便沾沾自喜,搭不起來的呢也覺得有趣。有一天,拿一個名單,寫著「王建雄」,心想,這名字好像不夠現代,比較像我們這一代的名字,還沒想完,敲門聲便響了,打開琴房的門,一個身高約一七五公分的大男生站在門口,留小平頭,戴黑框眼鏡,見我,便露齒一笑:「黃老師好,我是王建雄。」我楞了幾秒才回過神,請他自我介紹,他說他二十六歲,白天在郵局上班,喜歡古典音樂和插花,和朋友合開了一家花店,有空便去幫忙,教室櫃台的花便是他插的;希望有一天能彈巴哈平均律,所以來學鋼琴,並且是從基礎學起。照理說,教大人要比教小孩輕鬆得多,至少語言是相通的,不會有所謂「代溝」。但長時間面對小朋友,習慣性用「兒語化」,使我和王同學出現了「代溝」。開始上課時我問:「會不會看豆豆?」「什麼豆?」「豆豆……喔,音符啦。」「以前音樂課就沒好好學,麻煩老師從頭教吧!」「好,這是鳥媽媽……」「為什麼?」「因為她像一隻小鳥,管聲音高高的部分,像媽媽的聲音。」「可是我記得這叫音譜記號啊!有改嗎?」我決定回家唸一百遍「王建雄是大人」。

教完看譜之後,要開始彈琴了,我先示範了正確的姿勢,並告訴他幾個要領,請他依樣畫葫蘆。我必須承認,他的手及身體的確不如小孩的柔軟,但卻能體會什麼叫「身體放鬆」,也許不容易做到,但每次彈琴之前,他便喃喃的唸「放鬆,放鬆。」然後深呼吸,將手放好,身體慢慢鬆下來。有那麼一兩秒的時間,我的腦中閃過了「氣功」二字。

說實話,他真的表現得很好。上課十分專心,對我態度必恭必敬,我總提醒他不必如此,把我當朋友看待反而能讓我輕鬆些,他的回答是:「聞道有先後,術業有專攻,尊敬老師,理所當然。」回家練琴也毫不怠慢。說他進步「神速」一點也不過。於是,我鼓勵他去考檢定考試。我第一次看見他臉上有忸怩的表情。「老師,不好吧!」「不會啊!你彈那麼好,一定沒問題。」「不是啦!我去考一定很奇怪,別人都是小朋友,我那麼大,會很糗。」最後他仍拉不下「老臉」去考基礎的檢定考,但承諾等他「更厲害」時會去考「高級」的檢定考。

上了大約一年的課,我打算替學生們辦音樂會,讓他們所學能有所表現的機會。當我告訴王同學這個消息時,他面有難色的問我:「老師,全部的學生都要嗎?」 「對。」「一定嗎?」 「對。」「是不是我最大?」「對。」回想起來,大二的我還很不懂得何謂「婉轉」,連續三個「對」,讓他心情跌至了谷底。其實他大可不理我,我也不能硬架他上台,想來還滿謝謝他對我的尊重。

在選曲目時,他告訴我,希望選一首比他程度稍難些的曲子,也許為了音樂會而練成的曲子可以讓他的程度更上層樓。我真的佩服他向自已挑戰的精神。和他討論的結果,選了貝多芬的土耳其進行曲,理由是:一、好聽。二、是首名曲。三、長度有點分量。四、比他的程度稍難,可供自我挑戰。這首曲子,他練了兩個星期,便已有個樣子了,第三個禮拜便已大致符合我的要求了,在上課時,我發現他怎麼老用第二、三指敲著自已的大腿,問他,他說:「我在揣摩這首曲子裡的裝飾音該怎麼用力才好,我在坐公車時也常常這樣想喔!」我真的很慚愧,因為這正是我在學校裡教授經常要求我們做的,而我卻從來不當一回事,現在,我的學生正在做。接著,他還拿出一本小筆記本給我看,上面寫著一大堆阿拉伯數字。「這是什麼?」「簡譜啊!」我把土耳其進行曲寫成簡譜,因為現在記憶力好像很差,我坐車時,就常常哼它,如果忘了,就看看小抄。

也許你很想知道,他後來學得如何了,能彈巴哈了嗎?我也不知道,因為後來搬了家,沒有機會再教這位努力的學生,但你應該體會到了,學不學琴和幾歲並沒有什麼大關係,重要的是,你「真的」想學。



footer